“滴滴”遇“曹操”,谁将主沉浮——基于螺旋动力理论的商业热点分析

曾被国内外众多投资人亲睐的滴滴为何至今还没能上市?这应该是不少人心中的疑惑。以下,我们就将基于螺旋动力理论,对该话题进行探讨。(本文首次于2019年2月发表于微信公众号@整合螺旋动力,本次未作文字修改)

图1:螺旋动力之8层价值模因

概念注释:

模因(meme),指的是在诸如语言、观念、信仰、行为方式等的传递过程中,与基因在生物进化过程中所起的作用相类似的事物。

根据《牛津英语词典》,meme被定义为:“文化的基本单位,通过非遗传的方式特别是模仿,而得到传递。”

价值模因(value meme),指的是一种核心价值系统(core value system),一种世界观(worldview)。它是贯穿于所有的架构(structures)、决策系统(decision making system)以及文化的多样性表达(diversified expressions of culture)的组织原则(organizing principles)。—— extracted from Spiral Dynamics in Action, 2018

滴滴对外投资失利

从图2和图3关于滴滴的相关报道中可以看出,似乎滴滴运营决策的目标,主要处在图1的橙色(成就驱动)内,

但其对于运营决策的管理,似乎未能来自更高的黄色(系统思维)层级,

而更像是在红色层级,以至因「为所欲为」而导致可能最终失利?

图2:滴滴战略失误频频

图3:垄断vs共享

「软富组合」对滴滴进行战略投资

并处于橙色(成就驱动)和黄色(系统思维)层级,两者之间早就开始相互整合的战略投资人,软银中国或富士康的角色,似乎开始变得有些尴尬?

图4:「软富组合」对滴滴进行战略投资

图5:「软富」之间相互整合

也许软银中国&富士康哥俩应该早两年进入,以对滴滴的战略决策比如投资ofo等等施加足够的利好影响?



滴滴的三原色

又或因滴滴的原始基因,本就固着在了“红蓝橙”(冲动—专断—醉心于追逐利润)?

某业内人士曾表态:
“共享经济(黄色整合层级)如果以谋求垄断地位(橙色的钻营+红色的强权)为原始初衷(创业基因),必然会带来种种问题……”



哈罗:曹操!

如今,蚂蚁炼金(蚂蚁金服)不惧火烧(钱),力挺哈罗顺风来趁势打劫。而更具威胁的敌人,更可能是由实业经营转战共享经济的国内外汽车业大佬们。

敢自称「曹操」者,必有吞并八荒之志。如果考虑「曹孟德」扎实背景,其身家岂只千亿RMB?

图6:最强对手来了?

同样玩增量市场(即持续生产相关的产品比如单车,以获得多维度市场收益),ofo已然惨败:因为自行单车随地可弃,而用户的责任和自律性又难以筛选和监管。

而曹操出行玩的是自家生产的汽车,直接生产成本和维修保养费用都更为可控,取用停放时其GPS定位都更为可靠,同时车辆的日常损耗较单车低,使用寿命更大大长于单车:这些因素都将降低曹操出行的整体运营成本。

ofo之殇

请允许笔者暂时偏一下题,简单聊聊ofo。

事实上,笔者在第一次体验ofo时,就直觉它不会长久,因发现其制造工艺和质量偏低。在这种情况下,也许初期投放在大学校园运作尚可维系运营。因为大学校园内部的使用者,不论是大学生还是大学教师,多处于蓝色(严格遵从习俗规则或道德伦理)层级,从而更可能实现对共享单车的自觉维护,延长了ofo的使用寿命。

然而,一旦当柔弱的ofo被投入到校园之外的一二线城市中,在红色(自我中心,唯吾独尊)的存在数量不可小觑的「丛林」中,必然难以避免被各路「猎食者」弱肉强食的悲惨结局(被有意无意地藏匿,损坏甚至直接抛弃)。

之所以造成这一结果,笔者认为其核心决策者的认知和意识水平恐难辞其咎。如果他们能够多了解一些社会心理学知识,多一些「同理心」,应该能够提前预想到,广大的社会人士可能将会如何对待那些身骨单薄的共享单车。显然,他们的动机和思维早已深度扎根于橙色(成就驱动)层级,却可惜无缘领会来自绿色(发展并保持一颗同理心)层级的关键提示。

对于ofo来说,一方面为了迅速占有市场份额而投入大量资金生产产品(单车),另一方面又因为顾及成本而牺牲产品的品质。俗话说得好,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如果是一辆决策者可能连自己都瞧不上眼,懒得去骑的劣质单车,又指望消费者会有多么爱惜?

如果历史可以重演,也许ofo会考虑投放甲单车

说曹操,曹操就到

曹操出行采用「公车公营」,这一点在形势上似乎跟传统的出租车公司相似。但前者正从黄色整合思维层级进行运作,对于处在蓝色科层组织架构的后者,属于典型的「降维打击」。而前者业已开始利用其扎实背景,尝试与一些传统出租车公司联合,瞄准了高端出行服务。

图7:「曹操」实施降维打击?

尽管曹操出行的以上举动似乎透出一丝丝国进民退的味道,但现实情况是,它在自家的田里「想种什么菜就种什么菜」。比如其随后发展出的同城快递,智慧出行,高端出行服务和传媒等等。总的来说,曹操出行可以算是一直尝试在做不同层面的整合(在黄色层级运作)。

图8:「曹操」既来,滴滴何从?

结语

至于曹操出行在未来关键时刻运作的灵活程度,及其最终资源整合的范围和力度,最终可能还是得看系在它身上的紫红蓝橙条码的牛皮带,是在脖子、腰眼还是头发丝上?


而滴滴今年在市场上的各种举动所透露出的颜色,是停留在橙+红,还是大跃进地由橙+红借绿转黄,必将成为判断其最终成功与否的风向标。

图9:橙黄?橙恐?

国内的「共享经济」市场,用通俗的说法打个比方,就像是一群身披黄绿色(系统思维+整合资源+行善意愿)斗篷,内穿橙铜锁子甲(被物欲成就感所驱动),同时两手提枪带剑(仰赖霸权)的人在械斗。

而「滴滴」和「曹操」以及其他群雄,在这场价值模因「颜色」大战的最终结局如何,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螺旋动力理论(Spiral Dynamics),由已故美国心理学家Clare W. Graves从1950年代开始进行理论研究,后续经由现已年逾80高龄的Don E. Beck博士和Christopher C. Cowan及其团队数十年的研究发展与实践检验提炼而成。是为解码个体,组织和社会发展变迁规律的大规模心理学应用的宝典。


Attributions to ValueMatch.net on whose work and efforts the vMeme detailed descriptions (tables) in this article are based.

Author

Frank Lin – business coach, consultant, EQ trainer. Founder of Cidrix Consulting Shanghai. Dedicated to the spread and application of Spiral Dynamics Integral in China. (ValueMatch Certified Practitioner, equals to Spiral Dynamics Level 2)

Email: SDi@SpiralDyanmics.cn Wechat: grashopper Wechat Public Account: SpiralDynamics